★天堂公告

正宗 ★ iPod JB者天堂 ★ 絕對是您首選代客 iPod 6 改機 / iOS JB / iPod 破解團隊,只此一家 別無分店!獨家精緻優化介面、完整線上教學,絕非仿間平凡破解服務!並享終身保固與退費機制,售後服務不周或發現更優者,可無條件全額退費!

索尼已經忘記了創業之本

文:蔡成平
在索尼公司內部,也有很多人不解:為什麼索尼未能研發出類似iPod、iPhone、iPad等的產品,非但沒能成為‘蘋果’,反而日漸衰落了呢?答案見仁見智,但通過尋找何為索尼的創業之本,或許能找到答案。索尼“病”就病在已經忘了創業之本──技術至上。


索尼淪為“金融企業”
從1990年代後半期開始,索尼或如一團殘火──關注索尼20多年的某資深證券分析師如是形容索尼的衰落。的確,曾陸續推出半導體收音機、可攜帶黑白電視機、隨身聽、3.5寸軟盤驅動器等12項劃時代技術的索尼,在自1990年代之後的20年里,幾乎沒推出讓人耳目一新的劃時代的產品。索尼公司最關鍵的中核部門──電視機業務,自2005年起已連續8年持續赤字。如今的索尼靠什麼賺錢?出人意料的是:今天的索尼一半以上的利潤來自金融領域,而非其專長的電子通信領域。新浪財經採訪了幾位已從索尼辭職的人士,大都認為“已經弄不清索尼到底是什麼公司了”。

曾經是索尼天下的電子通信領域,如今已成為蘋果的天下,蘋果在全世界範圍內獲得了壓倒性的支持。蘋果制勝的武器便是憑借全新的理念和iPod、iPhone、iPad等劃時代的產品,全面顛覆了人們聽音樂、智能上網的常識,深刻影響了人們的生活和工作的節奏。不僅如此,蘋果正欲憑借“iTV”全面攻佔電視機市場,相信不久的將來,蘋果有望成為世界最強的家電廠商。屆時,曾經的索尼將被蘋果全面取代。


技術:索尼之本
索尼創始人井深大在公司創立志向書的第一句寫道:“最高程度地發揮精益求精的技術者的技能,創建自由闊達、愉悅的理想工廠”。顯然,在井深大眼中,索尼要建成以技術者為中心的公司。但如今的索尼不但有大量的技術者出走,且不惜採取裁員之舉,從2005年之後,在斯金格體制之下,這一趨勢進一步加速。其中,近藤哲二郎的辭職堪稱是標志性事件。近藤哲二郎1980年進入索尼工作,被視為是“索尼最後的異端兒”,他主管映像技術研發部門,曾開發出DRC等高畫質技術,搭載了DRC的WEGA等產品曾大為暢銷。

但2009年,近藤哲二郎主管的最先端技術研發部門慘遭解體,以此為導火線,索尼的大批技術人員被韓國三星和LG等競爭對手挖走。這導致的結果如今開始呈現,在超薄電視機領域,三星已占世界市場份額的23%,排第一位,居第二位的韓國LG的市場份額也升至13%,而索尼則滑至世界第三,市場份額減至9.9%。而承擔起韓系躍進的大部分主力正是從索尼出走的技術者群體。

索尼很早便研發出了新產品“CLIE”,該產品可以根據PHS實現網絡鏈接,外出時也可以發郵件、上網等,可惜索尼並沒有在此基礎上附加通話功能。知名媒體人立石泰則在《別了!我們的索尼》一書中不無遺憾地寫道:“我無意主張,如果當初將CLIE改良為智能手機的話,會勝過iPhone。但可以樂觀地預測,如果當初能夠進一步精益求精的話,CLIE或許會成為智能手機的代名詞而大獲成功。”

然而,當時的索尼正是技術人員遭受冷遇而大批流失的時期,當時的組織環境與井深大所設想的“最高程度地發揮精益求精的技術者的技能,創建自由闊達、愉悅的理想工廠”大相徑庭。
實際上,如今的蘋果正如昔日的索尼,共同點都是“憑借嶄新的產品顛覆人們的生活模式”。正如今日的iPod、iPhone、iPad等產品,索尼也曾經生產出劃時代的產品,如半導體收音機。日本著名的《鑽石周刊》雜誌的創業者石山賢吉曾在1960年10月24日發表轟動一時的報告《精密調查探求未知世界成功的索尼》。他在報告中如是記載了與索尼創始人井深大的對談:
石山賢吉問井深大:“收音機曾有兩個不便,一是電池很容易耗盡,二是攜帶起來有點重,不方便攜帶。如今的收音機只比手抄記事本稍大一點兒,攜帶已經很方便了,可以說已經完全解決了其中的一個不便,今後要解決的就是電池問題吧?”井深大回答:“是的,要確保電池可以長久使用,放入一塊電池至少應確保可以使用半年。”石山賢吉聽後激動地追問:“索尼已經生產出這麼耐用的電池了嗎?”井深大回答道:“沒有,我們的目標不是發明電池,而是要研發耗電極少的裝置,如今已經成功了,那就是‘半導體’,因此我們將生產命名為‘半導體收音機’的產品。”

當時的井深大帶領著世界一流的索尼技術團隊,憑借日本人特有的“匠之心”,精益求精地研發出了改變世人的半導體收音機。並在此後,進一步完善改良,讓半導體實現了量產,大幅降低了半導體的價格,讓便攜的半導體收音機成為了人人可以買得起的日用品,當時給人的衝擊無異于今日的蘋果系列產品。

所謂“讓生活煥然一新的產品”,是指那些誰都沒看到過、使用過的產品,但只要一經推出便可徹底改變人們生活的節奏。要立志研發這樣的產品的話,參考所謂的“先例”恐怕是毫無意義的。1987年6月6日,索尼的另一位創業者盛田昭夫如是說道:“要首先研發出產品來,然後喚起人們需要這項產品的意識。這便是傑出企業應有的‘創造市場’的戰略意識。我從來都不會委托市場調查,如果詢問了消費者‘你需要什麼樣的產品’後,再根據消費者意見研發生產就已經太晚了。”

可以說,創造了蘋果奇跡的喬布斯和井深大、盛田昭夫在許多理念上是相同的。喬布斯也追求生產“徹底的產品”,為了尋找生產iPhone4的合適金屬素材而足跡遍及全世界的若干角落,連一個鎮上的小工廠都不放過,而對設計不滿時會不厭其煩地要求改進。而對於“市場調查”的看法,他和盛田昭夫的理念完全一致:“從不做市場調查,消費者需要什麼樣的產品不是消費者該思考的任務。”

眾所周知,喬布斯曾經拜訪過索尼的總部,他曾是索尼忠實的“粉絲”,而希望能與迷戀的索尼一起開展商業。這些過往的經歷或許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喬布斯。2001年喬布斯提出“digitalhub構想”,即將身邊的數碼設備與電腦相互連通,如今iTunes正在承擔這一功能,然而這一構想早在1968年,盛田昭夫在並購美國最大的廣播公司CBS時就已經提出,1989年索尼並購哥倫比亞電影集團時,盛田昭夫再次提出“硬件和軟件如車之兩輪,必須同步前行”,然而,索尼至今都未能實現這一設想。

以“技術至上”為立身之本的企業──索尼,正在背離井深大和盛田昭夫等創業者的創業精神,索尼的“技術色彩”正在減弱,而渴望通過不斷為世界貢獻劃時代產品以實現企業存在價值的最初的那份衝動,如今已逐漸不複存在。當有一天,索尼完全“淪落”為一家“金融企業”時,我們應該不無遺憾地對那個索尼說一聲:別了,索尼!